tlula508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性爱强奸 » 淫娃雨柔

淫娃雨柔

程雨柔,x高中二年級生,長相甜美可人,笑起來有如天使一般令人迷醉,而身材卻超脫同年齡的發育,有著34c.24.35的好身材,再加上賽雪瓊肌,和說起話來有如嚶嚀的甜嗓,說她是x高中的校花也不會有人反對。



有一天,小柔獨自在家,當時已經十一點多了,但她突然覺得肚子餓,想出去買點東西吃,因為買東西的地方很近,所以她便沒再穿上內衣只穿一件寬大的T恤和短褲就這樣出家門,雖說是夏日,但夜晚的涼風仍讓人感到冷,她的乳頭因接觸到寒風而挺立,但她卻若無其事的走著,在拐過一條暗巷時,突然被身後的人抱住,她下意識的想尖叫,但下一秒她卻發現她被一把瑞士刀抵著,要喊出的聲音也就硬生生的梗在喉嚨,



『別動,否則我就割斷你的喉嚨』



小柔何時見過這種陣障,所以被嚇的一動也不動,連聲音也發不出來



「小美人,如果你乖乖的讓我爽一下,我就不會對你怎樣,但如果你不乖乖聽我的,我就…..你知道的」男子在耳邊小聲的恐嚇,脖子上的冰冷



使受到恐嚇的小柔不敢聲張,歹徒見她受到嚇阻,沒有持刀的右手就不客氣的隔著T恤摸上她的胸部



「嘖,嘖,看你一付玉女的樣子,原來是個小淫娃,居然沒穿胸罩就在大街走,是不是也想被強姦啊?嗯,是不是呢?」



說這話的同時,他的舌頭便忝上與柔的耳垂,而他的手已經穿過T恤直接捏上雨柔的乳房

,雨柔雖不是處女但經驗也不多,這個男人很顯然的知道女性的弱點,所以也不急著解決,反而不急不徐的撩撥著雨柔的敏感帶,食指繞著雨柔的乳頭逗弄,一會又用食指拇指揉捏,舌頭更順著雨柔的耳聒忝著,在這樣的撩撥下,沒一會,雨柔的原始本能就被喚醒,感到一股熱流,由被舔吻的耳朵,匯集到腹部再衝至下體,雖然身體明顯有了反應,但罪惡感也越明顯,在產生快感的同時,她也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那麼淫蕩,連被人當街騷擾,也能感到舒服



「嗯…嗯,不行…..人家不要…不行,不要再摸了…..」雨柔盡力與身體的快感抗衡,但是內心那股想發洩的情緒卻越高漲



像是聽見雨柔內心的真正聲音,也或許是察覺雨柔不會抵抗,男子的刀收了起來,空出的手,一把掀高雨柔的T恤,讓雨柔美的好乳房暴露出來。



「真大…..又軟,妳的乳頭真敏感,一下就硬了,下面哩,應該也濕了吧」背後的男子一邊用兩手揉弄,一邊讚嘆著,隨即一手往下探去,從短褲的邊緣滑進隔著內褲前後滑動,食指還不時對陰核的位置施加壓力,這樣的刺激讓雨柔瞬間發出更大的呻吟,淫水也從陰道口流了出來。



「哈..哈..才摸一下就這麼濕了,你真是天生的淫娃蕩婦,是不是太久沒男人幹….很想要對不對



」男子的惡意的調侃,讓雨柔的神志有些回復,但隨即又在男子的撫弄下,變的恍惚,她感到全身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胸口及陰部,她想抗議掙扎,但她的扭動只是增加男子的性慾,而她的抗議根本就是無意義的呻吟



啊….啊,那裡不行…..啊…..嗯嗯…不要,不可以….



男子不顧雨柔的反對,用力一扯,原本鬆垮的短褲就硬生生被拉下,雨柔的手想去拉起褲子,卻被男子用力拉開,而大腿也被男子以膝蓋插入空隙而無法緊閉,男子感受到雨柔的亟欲掙扎,所以便一手架著雨柔的肩膀,另一手趁勢穿過內褲直接摸向陰部,翻開陰唇,找到了小核,突然的攻擊,讓下體有如電流穿過,男子粗糙的手感狠狠的刺激了雨柔敏感的陰核,那種搓弄的手法技巧,讓雨柔的內心不斷升起一種快感,淫水不斷分泌,加上身後男人的勃起隔著衣物緩緩的撞擊她的臀部,想要做愛的感覺超過一切,她不管身後的是否陌生,也管不了內心隱隱的罪惡,她只想要有東西填補身體的空虛,讓她更加舒服



男子不愧是老手,很快就察覺到雨柔面部燥紅,媚眼如絲,知道雨柔已經發情,知道魚已上鉤,所以他也不怕被看見真面目,便將雨柔轉過身來,藉著巷口的微弱燈光,雨柔眼前是一個2.30歲的青年人,身材中等,相貌普通,但是直覺就會覺得這人色瞇瞇的,是那種會在公車上吃豆腐的那種人。但此刻雨柔已經被他弄得理性全失,她根本不在乎此刻眼前的人是誰?只是一心想滿足體內急迫的慾望



「想要嗎?想要就跟我進去」,男子指著巷子裡的某個後門,雨柔實在太想要了,便乖乖的隨著男子進入,甚至連短褲都遺漏在黑暗的巷子中



黑暗巷口的第一回合已經悄然結束,而第二回合的肉體激戰才正要展開序幕



「還要上樓喔」原來他們進入的是老舊公寓的後門



50公分的距離,對雨柔來講卻是一段最遠的路,體內的淫水不斷分泌,使她不得不夾緊大腿,而每走一步都會摩擦到大腿根部,但卻搔不到癢處,讓雨柔難受的想哭



「怎麼啦,小美人….妳哭啦,不想做了?」男子明知故問,那附嘲笑的模樣似乎認定雨柔已是囊中物,都已經這樣了,還欺負人,雖然難受,但雨柔的女性自尊卻不允許她求對方抱她上去,雨柔便逞強的先爬上樓,男子跟在她身後,不時又用手指刺激她的下體,



『嗯。嗯。你壞,別摸我那』雨柔不禁對男子撒嬌



『小蕩婦看妳多淫蕩,妳看,妳的淫水滴得整個樓梯都是』



雨柔隨男子視線看去,不禁羞紅了嬌頰,趕緊連走帶爬爬上二樓,



關上大門,雨柔便被推入套房的床上,當男子打開了燈,她才看清四周空無一物,除了一架電視,一個衣櫃,還有散落在地板上的男性衣物和A片,A書。



男子趁雨柔在觀看四周的同時,便壓上她的身體



「小美人,妳還沒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?」



「我叫小柔,柔順的柔。」雨柔還沒傻到把身份全盤脫出,所以還是保留一部份。



『真是人如其名,剛才太暗我都沒看清楚,來,小美人,讓我好好看看妳』男子到不在意她有沒有說實話,說著就順手脫去雨柔上衣



雨柔也柔順的任他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

『真美,妳的乳頭還是粉紅色的,真想吸一口、、、波、、、波』



男子邊吸還邊發出讓人臉紅的聲音。吸夠了男子便轉移目標,把手往下撫摸,摸到內褲邊緣時,他突然很驚訝似的叫嚷



『妳的內褲都濕透了,一定很難過,來我幫妳脫掉。』在說的同時,他已經?高雨柔的腿,雨柔也自動的?高屁股好方便對方脫掉內褲。



男子一拿到內褲便對著雨柔秀出淫水所沾染的地方。



『來,小柔看看妳自己的淫水,嘖、、嘖,好騷喔』



雨柔被逗的轉過頭,臉上的紅暈更深。而男子也見好就收不再逗她,反而跪坐在雨柔雙腿前,把她的雙腳曲起想張開,雨柔多少還是有些衿持,男子哄誘了一番,雨柔才乖乖張開大腿



『小柔的這邊還是粉紅色的,但妳這麼淫蕩,應該不是處女吧』



在男子的視姦下,從未被人看過的女性禁地,被大剌剌的敞開,興奮與羞恥讓雨柔的陰道緊縮,淫水沾滿了雨柔的陰部,連陰毛都因濕潤而顯的雜亂,手指才接觸到肉縫,就發出嘖嘖的水聲,而雨柔則發出性感的聲音.,似乎也在享受男子的觸碰。



『小柔下面好濕喔!好像很渴望被舔……小柔想被舔嗎?』



『…想…舔….那裡想被舔』雨柔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在想什麼,只能照著本能依附男子





『好,小柔自己把腿張大一點,抱住自己的腳』



『對、就這樣,很好,』男子埋下頭用手撥開肉縫,用手指玩弄雨柔的陰核,舌頭則靈活的探入陰道,模擬性交般的進出。



『啊、、、啊,不行了、、、我受不了了那裡,恩、、、舒服、、、那邊再快一點』雨柔在男子的強力攻擊下,發出連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,男子的舌頭離開陰道,兩支手指卻立刻插入,其他手指則是不停的逗弄、揉搓按壓陰核,而手指的插入也使原本就漲滿陰道內的淫水,隨著抽插而溢出,甚至發出撲吱、撲吱的淫靡聲音。空著的一隻手著不閒著的摸著雨柔的奶子,好整以暇的看著雨柔痛苦又迷醉的神情。



就在雨柔快登上天堂之際,男子卻殘忍的抽出手指,雨柔下意識的挺著屁股想追回手指的愛撫,失去填補的空虛,使她不自覺的搖著屁股,嘴裡喃喃的喊著



『我要、、、、給人家,恩、、、好難過。』



『小柔兒,妳想要嗎?』



『嗯!我想、、、』雨柔瞇著眼,酥著嗓子要求



『如果妳幫我把這邊吸硬,就可以得到大肉棒的獎賞,比手指還爽喔!想不想要啊?』男子看準雨柔此時已經精神喪失,亟需抒解,便誘哄她幫他口交,能上這麼年輕又貌美的辣妹,可是千載難逢,更要趁機卡油才行,所以他不僅要姦她下面,連上面的小嘴也不放過。果然雨柔不敵誘惑上鉤了。



男子得到允諾便快速脫去衣褲,背靠牆的躺在床上,而雨柔則是搖搖晃晃的爬到男子腳邊,注視著已勃起達18公分的粗黑巨棒。



『嘿嘿,很粗吧,現在你好好伺候它,等下它才會讓妳爽上天』男子一邊淫笑,一邊把陽具塞入雨柔的小嘴,按著她的頭抽插。竄入雨柔口鼻的腥味,令她幾乎想吐出來,但一方面男子壓著她的頭,讓她無法鬆口,另一方面,她也渴望被這個粗大肉棒給填滿,便更賣力的取悅他。



『對,先沿著邊緣舔一圈,喔、、、舌頭要舔進馬眼,對,好好、、、好好吸,對,真棒,小柔兒真騷,技巧真好、、、、乖、、、、再用點力舔』雨柔忘情的吸吮,期望等下的獎品,而男子也快抵不住雨柔的浪勁,幾乎要在雨柔的嘴裡解放,害他急忙抽出,就在這個時候,大門被打開。



『ㄚ民,挖來找哩喝燒酒。』另一名男子走進,他的年齡和屋內的男子相似,但他的膚色;體格、和感覺都像是工人階級。



『喔,李真正瞴夠意思ㄟ啦!底家玩雜某阿柏沒找挖作夥。』看到床上有女人,工人樣貌的男子似乎驚豔多於驚嚇,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。



『喔,溝是一雷幼齒ㄟ』也沒管先前的被他喚作ㄚ民的男人,他的手就毫不客氣的摸上雨柔赤裸的身體,說真的,雨柔被那個叫ㄚ民的男人弄的淫性大發,此刻只想被人撫摸蹂躪,根本不在乎對方是誰或幾個人。



而ㄚ民見雨柔沒反抗,便就大著膽子對名男子說



「阿義,這個小女生是是我在巷口遇到,本來只是想摸摸她,沒想到,她年紀那麼輕,卻那麼淫蕩,還跟我回家。」ㄚ民把錯都推給雨柔,更過分的是,為了證明他所言不虛,他還從雨柔背後把她大腿抱起,像小孩尿尿般把她的小穴暴露在阿義的面前,突然張開小穴的刺激和在另一個陌生人的面前暴露自己的羞恥,讓體內的淫液又大量的流出,滴落在床墊上連同先前的濕濡,整個床都沾滿了雨柔的淫水。而阿義則沾起洞口的淫水,感受雨柔愛液的豐沛。



『喔,是真ㄟ,喔,週水ㄟ啦,小姐,妳真正欠人幹侯,等下讓我們輪流幹妳好不好?』阿義看的眼睛睜大,嘖嘖稱奇,還故意改用國語來羞辱她。



『賣夠共ㄚ,小姐麥凍未條,哩是謀看到』ㄚ民也故意用言語曲解雨柔,雨柔則是被說的連頭都?不起來,羞恥混著欲求,那種衝擊幾乎讓雨柔要崩潰,她真想當著他們面前自慰。



『好,乖乖,馬上滿足妳,別生氣喔』ㄚ民畢竟比較瞭解少女心,馬上哄著她。



『來,趴好,屁股翹高、、、好感覺到了嗎?我的大肉棒在妳的小穴外頭。』雨柔被調整成像母狗一樣趴在床墊上,ㄚ民的龜頭卻只是停留在洞口,慢慢的摩擦卻不挺進。酥麻的感覺由陰道傳到全身,但她還是無法被滿足,只好著急的向後頭前後擺動雪白的臀部,口中發出小貓般的嗚咽。



ㄚ民自己也很漲痛,想要快點插入,但為了向阿義證明他對雨柔的控制力,他便隱忍下來。



小柔兒,現在很想要了,想要被插了對嗎?」雨柔盡可能專心的聽,然後她用力的點一下頭。



「嗯,那妳想被誰的大肉棒插啊?」ㄚ民一邊說一邊對雨柔的小穴施力,龜頭已經挺進小穴洞口一點點了。



『大肉棒、、、叔叔的、、、不、、是ㄚ民哥哥的大肉棒,雨柔想被、、、哥、哥的大肉棒插進來。』雨柔為了不想被額外折磨,便一股氣把那些淫蕩下流的話說出。



『小柔真聽話,好,現在就給妳想要的大肉棒』



還沒說完,ㄚ民的陰莖就很狠的插進雨柔緊窒的小穴,然後又抽出一點,又全支進沒,越來越用力,越進越深,到最後只剩睪丸留在外面,整支陰莖都已經插入小穴,快速的摩擦陰道,使的淫水在洞外發出磨磨的聲音,肉體撞擊聲,還有雨柔近乎吶喊的叫床聲,『啊啊啊....』交織的天衣無縫。



「阿義,哩是得衝什,哩是憨去喔」經過ㄚ民的提醒,他才從那淫靡的畫面驚醒,趕緊脫掉衣褲,把陰莖往前塞入雨柔瘋狂吶喊的嘴裡。



「阿、、、阿、、、嗚,不要停、、、用力點、、阿阿阿、、、插的好深,嗯嗯嗯、、、好舒服、、、好爽,頂到底了、、、阿,再用力,就是那裡,你幹的雨柔好爽、、、嗚嗚嗚、、、阿,不行了」



後頭ㄚ民18公分的大陰莖不斷做著活塞運動,前面的嘴則被塞入一個更長但略細的陰莖,兩人極有默契的一前一後,有時卻同進同出,兩人甚至用不同手前後包夾她的左右乳房,一個旋握她的奶子,一個就巧勁揉捏她乳頭,以這個姿勢被人狂插進百下,接二連三的高潮,讓雨柔的陰道不由自主的緊縮,連帶圈緊了體內ㄚ民的陰莖,讓ㄚ民無法繼續下去。



『真緊、、、阿、、不行了,我要射了、、吼...』在說這話的同時,ㄚ民便用雙手?高雨柔大腿,讓雨柔以手肘支撐整個身體重量,好方便經液射入子宮而不流出,阿義也拔出在雨柔口內的奮起陰莖準備接棒。約一分鐘後,雨柔才被放下,她感到整個子宮都被滾燙的熱液注滿,有的還順勢流了出來。有一瞬間她真想永遠趴著不動,但是阿義豈會放過她,他用力的將她整個身體扳成正面,雙手把雨柔膝蓋屈至過胸,用手扶著陰莖,對準小穴就狂插猛幹,雖然阿義不像ㄚ民善於用言語挑逗,也不懂技巧,但他長年做工的蠻力還真驚人,不僅讓雨柔唉叫連連,連先前ㄚ民注入的精液,都被狂猛的抽插給帶出大半。



「怎樣,小柔妹妹爽不爽啊?」



『好爽、、、好強、、、人家快不行了。』阿義居高臨下看見雨柔媚眼微閉、杏腮紅豔、頭髮散亂、汗水淋漓,就像十分享受被姦淫的快感,讓男人的自尊受到滿足,加上由那美麗唇瓣吐露的無儂軟語,怎麼不叫男人心神蕩漾。『我想吻你,小柔妹妹』說完也不問小柔的同意,便一把抱起雨柔,採對坐盤式,雙手更強有力的托著雨柔的臀部上下撞擊,深入的撞擊和掃蕩口腔嘴姦般的吻,都讓她忘了現在正被陌生人姦淫,而一心想求快感。



雨柔的手情不自禁的環上阿義肩膀,而雙腳也緊緊的圈在阿義的腰側,臀部更配合的上下起伏,完全忘記現在是被陌生人姦淫,阿義見她配合,便空出一手往兩人交合處撫弄,加倍刺激陰核。想幫助雨柔更快到高潮,在雙重刺激下,雨柔很快就衝上去,本來阿義想趁雨柔高潮時在裡面多享受被擠壓的快感,但無奈雨柔被刺激得狂扭屁股,加上她還在他耳邊,用酥軟的聲音呻吟著



『快到了、、、阿義哥哥,我要上天堂了,阿阿阿、、、要洩了。』



『小柔妹妹真是太淫蕩了』害他不得不提早繳械。



唉,這麼美又這麼淫蕩的女人,真希望每天都能幹上一回,只有一次真是太可惜了!即使射了精,他仍停留在雨柔體內,想著捨不得該怎麼辦?



就在他苦惱時,先前才射完一泡的ㄚ民從外面進來,看見兩人仍抱在一起,便出言嘲笑



『X,抱爽了沒?水要冷了』



「喔,賀阿」



雨柔還迷迷糊糊就被阿義抱起,準備移往大門,她突然意思到自己的赤裸,便掙扎阻止



「不用擔心,現在已經兩三點了,沒有人會進出這個樓梯,我們只是想帶妳到1樓的公共浴池清理一下」



一路上,雨柔都十分擔心有人會衝出來,所以顯的很緊繃,直到她被放置在溫水澡塘裡,她才卸下防心觀看四周,這個澡塘雖然簡陋又舊,但空間到挺大的,即使三個人同時進入也還挫挫有餘。而這個浴池顯然比家用浴缸略大,可以坐上兩人,看著ㄚ民迅速的脫掉衣服只剩內褲,而阿義則不動如山的站在澡池邊,



她突然瞭解到這兩個硬待著不走的人所打的如意算盤。她忍不住生氣的問:



「你們還想幹嘛?」



『小美人,別生氣,我們只是想幫妳洗個澡,畢竟妳和我們兩幹了那麼久,幫妳服務一下是應該的。』ㄚ民講話時那種色瞇瞇的笑容,和他們賭定她不敢反抗的表情,都讓雨柔氣不過,但她的確不能反抗,一來她敵不過兩個男人的力量,二來她總不能光溜溜的跑到街上求救,再者,反正都被白上,多一次和少一次其實根本沒差。雨柔衡量情勢,也知道一定要屈服,但她仍不甘心眼前兩個男子一副吃定自己的神色。



她瞥過頭想相應不理,善於哄誘女子的ㄚ民則又故計重施想哄騙雨柔。



『小柔兒乖,我和阿義要幫妳洗澡,很舒服的,像剛剛一樣舒服,、、哈哈、妳說是不是?』說完話他便和阿義交換一個邪惡的微笑,雨柔當然知道他話中的意思,雖然生氣,但也不禁紅了俏頰,說真的,剛剛的遭遇真是18年來的頭一遭,或許,以後就不會有這麼刺激的體驗,這樣想,雨柔還發現自己竟然會捨不得這兩個人



ㄚ民看見雨柔態度鬆動機不可失,便向阿義使眼色,阿義會意便把呆坐在浴池的雨柔抱出來。



「你們要幹什麼?討厭,放開我」雨柔被安置在一面落地鏡的板凳上,她不依的反抗著



ㄚ民見她反抗,便將她雙手反翦在背後,蹲下身子於她平高,對鏡中的她恐嚇道



「幹什麼?不乖的小孩必須懲罰,乖小孩則有獎賞,小甜心,妳要選那個?」ㄚ民的恐嚇見效,而雨柔則乖乖坐著不敢動。



ㄚ民在身後把她的腳拉開至最大,然後逼雨柔面對鏡子裡淫亂的姿態。



「小柔兒,看見你的小淫穴了嗎?妳看,還有精液留在裡面,來,我幫妳弄出來、、咋咋,小柔的小穴吸住我的手指,看到沒?好色喔,做那麼多次還想要嗎?」ㄚ民故意把手指插入雨柔的小穴,還要讓雨柔看著自己小穴吸附手指的淫亂情景。雨柔看了一眼便閉上雙眼,假裝看不到但自己小穴的吞吐手指的浪蕩景象卻一再出現腦海,讓她的臉又來越紅,聲音越來越撫媚。



「小柔妹妹的小穴太深,這樣是挖不出來的,讓我把它吸出來。」阿義蹲在雨柔前面,ㄚ民把手指抽出,黏稠的淫水畫出一道光線,他了然的對阿義說



「吸快點,你沒看見小柔兒已經很想要了嗎?」



阿義快速的俯下頭咋咋有聲的吸吮雨柔流下的淫水,雨柔當然知道他們在胡謅,但此刻她的性慾已經被撩撥,所以也就任由他們擺弄。



接著他們又為她抹上肥皂,兩人各一邊上上下下都被摸遍,也親遍兩人才罷休,然後又蓮蓬頭的水柱激沖雨柔的乳頭與小穴,惹的雨柔不停顫抖,幾乎達到高潮。但兩人還是不放過她,要求她來幫他們洗澡,雨柔就跪著先幫阿義服務,先用嘴巴舔淨他的陰莖,在細心的抹上肥皂沖掉,而ㄚ民就跪在雨柔背後,撩撥她的性慾,然後盡力插入,狂抽5、60下,把精液射在她雪白背部,阿義跟著接手把她抱入水池,極盡瘋狂的從後面搞,弄得雨柔淫叫連連,幫ㄚ民清理的工作,也斷斷續續,讓ㄚ民不甚滿意,所以他就和阿義聯手把雨柔抱出浴池,然後放平,ㄚ民蹲坐在雨柔身上,把自己的陰莖放在雨柔飽滿的深壑中用力抽插,而阿義則繼續朝小穴進攻,雨柔不曾被這樣對待,她只覺得內心的某道屏障被衝破,被兩人同時騎在身上幹的快感,讓她有被男性征服的感受。終於他們都洩了,她原以為可以結束,但他們休息一會後,又抓過她,命令她面對鏡子,套弄平躺在自己身下ㄚ民的肉棒,而阿義跪在身後撫摸她的胸部,還強迫她看鏡子著裡上下套弄男人陰莖的自己,趁她為鏡中自己迷亂時,把陰莖頂入雨柔的小菊花中,『不行,不可以插進去..啊啊..好痛,..不要』雨柔一開始因痛而掙扎,但之後快感從肉穴和小洞中一起傳來,過多的刺激讓她顯的特別淫蕩,瘋狂的吶喊著『好棒、、、、大肉棒哥哥把雨柔幹的好爽,雨柔跟你親親,嗯嗯、...好棒。』



「只有下面爽啊,那後面爽不爽呢?」阿義吃味的問,手掌則用力握緊雨柔的乳房。



「後面的哥哥也好猛喔、、、大肉棒插的人家要高潮、、、啊啊啊、、、雨柔好淫蕩,快被幹的受不了、、、了,用力,啊啊啊、、、要到了」這時她的視線看見鏡中自己,正被兩個男人幹的全身發紅,哇哇大叫,內心起了不小的衝擊,自己居然被陌生人欺負成這樣,還如此淫媚,突然,她的下體劇烈顫抖,陰道口和肛門都急遽收縮,她身下及背後的男人,都感受到這股急遽的壓力,兩道激流同時間衝入子宮與直腸,三人同時達到的刺激,雨柔承受最多,於是在她仰頭大叫時,卻因為過多的歡欣而短暫暈厥。



當她再度醒過來時,發現自己衣著完整,連短褲都被ㄚ民撿回來套在她身上。而兩人則是因體力透支而呼呼大睡,雨柔知道此刻不逃以後便會招惹許多麻煩,雖然昨天的事大家都有爽到,但她還是不想成為他人的性奴,於是她便趁兩人熟睡時,一溜煙的跑掉。



當她踏進家門時,發現尚未早上七點,出遊的家人尚未回家,她便溜回房間補眠



她天真的以為,假裝沒有發生這件事就可以過以前的日子,但是事情或可以遺忘,但被開啟的情慾卻不是那麼容易關上,這個夜晚也成了她由一個神聖小公主變成一個校園小淫娃的契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