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lula508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性爱强奸 » 奸屍

奸屍

李大鵬好不容易熬到月頭發薪水,手頭有了水,第一時間就想到先要去放放胯下水龍頭的水,悶忍了好幾天了,差點兒谷精上腦!

他興沖沖去找唯一的相好鳳姐(港妓的別稱)蕭芬芬。

摸上褛,按鍾,開門迎接的,不是蕭芬芬,而是她的小姐妹肥婆英。

“啊,英姐,你來串門哪?芬姐呢?”他閃進門去,探頭探腦張望。

肥婆英拉他坐到沙發上,神神化化道∶“你不知道?她已經┅┅那個啦!”

李大鵬一頭務水,問∶“甚麽那個?我不明白你講甚麽?”

“唉┅┅大鵬哥,”肥婆英歎了口氣說∶“芬姐已經去啦!怕在你們殓房了,你沒瞧見嗎?”

李大鵬宛如晴天霹雳,愣住了,半晌才嗫嗫道∶“我┅┅我上夜更┅┅沒┅┅沒注意有芬姐┅┅”

肥婆英忽然打量他一下,聳聳肩說∶“大鵬哥,我知你是來找芬姐開工的,你別生氣,我┅┅我不敢接你的┅┅”

“我明白,我明白┅┅”李大鵬說著站起身,向洞開的房門投去一瞥,怏怏不樂地轉身走了。

他原來想與蕭芬芬顛鸾倒鳳,云兩巫山,樂上一樂然後再上工,這下泡湯了。

但這還是小事,主要是這個鳳姐,是他唯一性伴,說得文雅點,是唯一紅顔知己,但竟然死去了!

李大鵬來港已多年,好不容易才找到殓房的一份工,他娶不起也娶不到老婆,只好嫖妓泄欲,但鳳姐們都不願意做他的生意。

因爲附近一帶的鳳姐,傳來傳去後都知道他是干服侍死人這種厭惡性行業。

“大吉利是,別來搞我。”她們怕的這只是一個原因。

另一個原因是,李大鵬人如其名,胯下只鳥渾如大鵬,哪像是人的雞巴,黑漆漆的有九寸有多,那龜頭更嚇人,上面長有暗瘡似的一粒粒肉瘤┅┅??更令鳳姐們討厭的,是李大鵬十足性超人,可以狂風暴雨成一個鍾頭,抽插個沒完沒了,給他荷鳴死去活來,陰戶腫痛。

接他一次客,當晚別再想迎第二個客入門,真是“陰功”,所以一傳十,十傳百,鳳姐們將他列入不受歡迎的黑名單,其中唯一例外的,只有這個蕭芬芬!

蕭芬芬長得牛高馬大,粗壯健碩,五尺十的身材,經得起六尺開外的李大鵬重壓。

芬芬的兩條大腿擘開,贲起的陰戶巴掌般大。

有嫖客五只指頭一齊伸進去挖挖掏掏,她也像沒事般。

那李大鵬九寸多長的巨陽挺進去抽插,她遊刃有馀。

盡管蕭芬芬上面一張嘴巴挺會討好客人,吹吸一流,不過大多客人不?意來大海撈針,因此生意麻麻。

這就幫了李大鵬的忙,他將航空母艦開進蕭芬芬的桃花塢,縱橫馳騁,遊弋多久都沒有問題。

“大鵬哥,你是唯一能今我高潮叠起,欲仙欲死,十分滿足的大男人!”

蕭芬芬曾經這樣對李大鵬說過。

當然,錢還是照付的!

很可惜,唯一的紅顔知巳,性愛的好拍擋不辭而別,去了另一個世界,李大鵬怎麽不若有所失呢?

他在街上逛了一陣,又進戲院看了許多色情影片,(這里沒有語法錯誤,香港有些戲院是一張票進場任看多套色情片的)見到銀幕上那些玲珑浮凸的女人胴體,見到兩條肉蟲糾纏,他按捺不住悄悄拉開褲辣,伸手進去,握住龜頭搓搓摩摩。

回到殓房,接了更,就他一個人當值,關好門,潛入里面的停屍間,急不及待查看新入來的屍體。

只有一男一女,女的,並不是蕭芬芬。

他很失望!瞧著那女死者歎口氣,喃喃道∶“如果你是芬姐,我也可以見你最後一面,可以親親你,甚至┅┅臨別秋波,再做一次愛┅┅!”

他忽然想起肥婆英,肥婆英第一次接他時,一見他那條面目掙獰的巨大肉棒,已倒抽一口冷氣。

待到正式交接,李大鵬大力抽送,肥婆英只覺得陰戶給他撕裂,給他捅穿一般。

捱了成一個鍾頭,他還在“劈啪”“劈啪”打樁,那支大炮還未射彈。

肥婆英頂不住了,翻著白眼央求道∶“老板,算啦,我吃不消啦!你就快插死我!

快退出去,至多┅┅我不收錢。”

李大鵬倒聽話,真的拔出陰莖,還不叠連聲道∶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

“你真的很可怕!”肥婆英趕緊穿衣服,唯恐他再上馬揮戈,說道∶“你不如去插死屍吧,反正死人無感覺,任你干多久!”

說話一臉埋怨氣惱的神色。

李大鵬尴尬地笑笑,取錢給她。

肥婆英頓時覺得說話過份,難得這個性超人不生氣,還讪讪自慚,有些過意不去,於是答應給他牽線,介紹一個大型妹妹給他,而這個大型妹妹就是蕭芬芬。

“不如去插死屍┅┅”肥婆英詛咒他的話重入耳際,跟他現在想與蕭芬芬做愛,如同一樣說法,因爲蕭芬芬也是條死屍┅┅??“唉┅┅”李大鵬深深地歎了口氣∶“連跟她屍交都不得,真泄氣!”

他望著眼前的女屍,突然一個心“卜卜”地跳。

“啊┅┅跟屍做愛!┅┅她?”

因爲這女屍,長得極美,好年輕,至多十七,八歲,黛眉入鬓,隆鼻櫻嘴,長長的睫毛如簾蓋眼。

她死得很安詳,除了毫無血色,一臉蒼白外,就跟熟睡差不多。

李大鵬將遮屍布揭掉,白雪雪一個嬌美胴體呈現眼前。

尚未穿衣,化妝,但看來已淨過身。

他伸手摸摸聳立的椒乳,輕搓乳蒂,心里湧起一股莫可言狀的激動,很想含含這兩粒淡粉紅色的小提子。

內心掙紮須臾,終於埋下臉去,舌尖舐舐,一口含在口中。

那麽幼嫩細膩,活著的時候,一定鮮豔欲滴。

他手口並用,從白玉雙峰遊移到小蠻腰,及摸上去仍有彈性的白嫩肚腹。

他用舌尖觸觸凹進去的小臍穴。

他見過有些露臍的女孩,肚臍黑黑的,毫無美感。

這女孩子就不同,白雪雪,似綻開的白蘭花蕊,他用舌尖去采花蜜,舐了又舐┅┅??他的嘴巴順著修長的美腿,渾圓的膝蓋,一直撫摸親吻到纖足。

他將只有他手掌那麽長的纖小玉足捧在手,移到鼻子嗅聞,又將一只一只秀巧的玉趾含進口中,含吮舐舔,連足趾縫都舐遍。

把玩了一只纖足,又玩另一只,然後沿著小腿親吻上去,直至大腿盡頭。

他從上面親吻下來的時候,特意將最令他渴望見到的部位滑過,留待最後來好好享受。

這時,他終於回到這神秘之處。

他輕輕撫摸著隆阜上的萋萋芳草,很柔軟,不像蕭芬芬那樣黑黝黝的一大片,而似一絡錦絲,飄飄袅袅撒在大陰唇的上端,十分雅致。

他將她的粉腿分開,見到一只脹卜卜的水蜜桃,或許不會有水,但還像半只高爾夫球般高高隆起。

在兩座白玉山中,有一條肉縫,他用手指輕輕擘開,露出仍是粉紅色的幽溪小穴。

可惜,顯然是乾巴巴的,沒有淫液滋潤。

蓦地,他意外發現,小穴的處女膜還是完整的!

是個黃花閨女,沒錯!

李大鵬心如鹿撞,情不自禁伸出舌頭,繞著肥肉唇穿進肉縫,嗅聞含吮。

一下子,舌頭鑽進小穴,似條小蛇,在緊窄得像無縫隙的陰道中遊戈。

他將自巳的口水送進去,去滋潤那片未經人道的處女地!

一輪含吮舐撩,他血脈贲張,胯下的肉棒發脹變硬起來。

他想∶“我從未玩過處女的,甚至連娼妓都嫌我的肉棒太粗太長,肥婆英也趕我下床,說我只配去戳死人!啊!是啦,死人不會嫌我粗長,不會憎我抽送不停,可以任我玩┅┅現在,我面前的不但是死人,還是美人,何苦只滿足手足之欲┅┅”

想到這里,他將舌頭退出,褪下褲子,撲到她身上。

嬌軀冷冰冰的,反正他巳習慣了,整間停屍間都是同樣冷冰冰的!

他盡量張開她的雙腿,用手握住陰莖,將龜頭抵到她的肉唇縫隙間,找到了洞穴,磨磨研研,一挺,龜頭插了進去!

包裹得緊緊的,令他有份莫名的快感!

根盡沒,龜頭已頂在陰道深處的玉盾。他籲了口氣,就放肆地抽送起來。

初時,他倒挺溫柔,慢慢地抽插,很快擦出火來,怏感陣陣,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,“霹啪”“霹啪”,肉與肉巾撞發出很大的聲響。

巨大陰莖,在緊窄陰道中橫沖直撞的同時,他的兩只粗糙大手也不閑著,摸握她趐胸上的一對纖美椒乳,恣意搓捏。

他那張厚唇大口煙屎嘴,更不停地在她額上眼上腮上嘴上熱吻,雞啄米一般┅┅足足干丁半個多鍾,抽插了數以千繼,他巳陷入了瘋狂狀態,興奮得無以複加。

蓦地,“啪”,屁股上狠狠地挨丁一巴掌!

他戛然煞停聳動,整根肉棒潛伏在肉洞,微微搏動。他有些迷糊,??怎麽回事!“啪”!屁股又挨了狠狠一記!

這才將他打醒。

“死啦!死啦!”他心想,光屁股給人打,也就是說∶被人捉奸在床!

還不是一般給人家捉奸在床,而是捉奸屍在停屍床上!豈不罪孽太大了,被人捉去陪葬都有份!

泠汗從他額上標出來。

他只覺得渾身僵硬,連轉過頭來看一下給誰人所打,也辦不到。

“啪”!第三記打下來,這一記更狠,屁股火辣辣生痛!

“死大鵬,死屍都搞!”一個女人的聲背,一個熟悉的女人聲音。

是蕭芬芬?

“還不給我滾下來!還想打嗎?”是蕭芬芬,是她那把雞公聲!

李大鵬多少放下心來,不是老板,不是同事,而是自己的老相好,總是萬事好商量的吧!“??他將屁股一拱,九寸多長的猙獰肉棒,從那女孩子的陰戶中退出來。

他尚未火山爆發,肉棒依然鐵棒一樣。

翻身下地,轉過身一瞧,果然是牛高馬大的蕭芬芬!

她雙手叉腰,一臉愠怒。

李大鵬讪讪地乾笑∶”嘿嘿,嘿嘿┅┅“??忽然,他想起肥婆英告訴他,蕭芬芬已經┅┅那個!”

“你┅┅芬姐,你不是死了麽?”他嚅嗫地問。

“多馀!不死,能跑到這兒來找你?”她仍然氣巴巴,彈眼碌睛。

李大鵬明白了,肯定是肥婆英搞鬼,芬姐??開一陣子,她就騙他芬姐死了,後來芬姐返回鳳巢,知道他曾經來過,所以趕到殓房來看他啦!

誰知她一來就見到他在偷奸死人!

“不行!”他心想∶“得塞住她的口,講出去,要命。對了,要塞住她上面那只嘴巴,先要塞住她下面那只嘴巴,那就萬事好商量。”

想到這兒,他滿臉谄笑,光著屁股,挺著擎天柱,龜頭勃勃,向她走去。

話說??工李大鵬驚聞自己經常光顧的鳳姐蕭芬芬已經過身,不禁十分惋惜,黯然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殓房當值,正想查看是否有箫芬芬的屍體,卻發現一具女屍甚是冷豔安祥,竟下意識萌起奸屍念頭。

誰料到,他正在抽插得好過瘾之際,突然被人猛打二記屁股。

他吃痛回首一望,赫然竟是活生生的蕭芬芬┅┅??蕭芬芬一眼見到李大鵬胯下的大肉捧,好像向她致敬一般,頭嶽嶽,龜頭小嘴,還流出一線涎水,飄飄袅袅,好似對她說∶“芬姐,見到你,我就流口水,我要吃你那只三頭網鮑!”

蕭芬芬的怒氣醋意馬上消了大半。

李大鵬甫跨到她跟前,她已經伸出玉手,一把握住他的肉棒。

“還算好,我來得及時,你尚未泄。”她邊說邊捏捏持持,愛不釋手。

“芬姐,我晚上特意去找你,想與你大戰三百回合,偏偏你不在。我這家夥憋得好難受┅┅”李大鵬想解釋一下。

“呸!”蕭芬芬打斷他的話,??“你難受,就拿人家小妹妹出火!她幼嫩狹窄的陰道,能受得你條大棒?給你桶死就有份!”

蕭芬芬倒有些人情味,雖是吃醋,卻醋中有糖,是甜醋。

李大鵬瞥一眼赤裸裸的女孩,陰陰嘴道∶“給我捅死?嘿嘿,你有沒有搞錯?她原本就是鹹魚一條,一條美人魚,你不見麽!”

李大鵬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。

蕭芬芬的怒氣一下子又給谷了上來,手上使勁,將掌中肉棒狠狠地捏一把。

“哎唷┅┅”李大鵬作狀,“雪雪”呼痛。

“讓這女孩子死上加死,你還嘴硬?”蕭芬芬瞪他一眼,“你真是頭頂生瘡,腳底流膿,壞透了的家夥!”

“嘿嘿!”李大鵬見狀,馬上滿臉堆笑說道∶“其實我是幫她忙?芬姐,你知不知道,她還是黃花閨女,未曾人道的,我好心好意幫她開苞,都算經的是人手,人的雞巴嘛!經人弄總好過經鬼斡。萬一她碰上一群色鬼,輪她大米,給我搞過了的,也不會受創於色鬼啦!芬姐,你明白嗎?”

似是而非一番歪理,聽來倒有幾分趙理,蕭芬芬的臉色頓時緩和下來。

她輕輕撫摸著肉棒,帶耆柔情問∶“沒弄痛你吧?”

“痛啊!你快含含它啦!”李大鵬打蛇隨棍上,向她挺挺肉棒。

蕭芬芬倒也聽話,跨下身子,手指在龜頭上抹抹,龜頭赤紫,一粒粒小肉瘤都紅得發紫。

別的小姐妹,都怕見李大鵬龜頭上的小肉粒,蕭芬芬就不怕,不但不怕,還十分锺意,她覺得肉粒在陰道中磨擦起來,份外剌激,份外舒服。所以從來不許李大鵬給小兄弟穿雨衣,就是爲了不至於暴珍天物。

她喜歡呂大膀的九寸開外大陽具,更喜歡龜頭上一粒粒的肉粒!

她伸出了香舌尖舔著肉粒,舔著龜頭上流出枯液的小嘴,然後一口將龜頭吞入她的口中。

李大鵬有??電的感覺,舒適地“哦”了一口氣。

蕭芬芬又含吮又舔舐,李大鵬情不自禁地聳動著屁股,將陰莖向她口中抽送。

蕭芬芬原先是跨著的,這時高高獗起豐臀,拱起背脊,握著後半截陰莖的手也放開了,轉而雙手抓住她的腰肢。

李大鵬可以完全內己操縱陽具了,他將龜頭直插至她的喉嚨口,才緩緩地退出至唇隙,插了幾插,越插越探,稍一用力,龜頭竟伸進她的喉管里了。

“芬姐,你┅┅痛不痛┅┅難受不難受?”他問。

“唔┅┅”她出不了聲,只是搖搖頭。

蓦地她嘴巴向前直沖,將整根陰莖吞入口中!大半條肉棒鑽進喉嚨深處!

李大鵬又驚又喜,他第一次發覺蕭芬芬含箫還有這等絕技,他也就不客氣了,當正食道是陰道,揮戈沖殺起來。

“芬姐┅┅芬姐,我要在你深喉爆漿,不經嘴巴,直接送到胃┅┅!”

他一邊抽送,一邊氣喘籲籲說著。

蕭芬芬突然將陰莖吐出來,挺直身子道∶“不不,阿鵬!我要在下面那張嘴巴,爆漿,我的陰戶需要你的精液滋潤,明白嗎?”

“明白、明白!那那快點脫衫,快給我下面只嘴巴,我喂男人奶給你啦!”

李大鵬說著就幫她除衫脫褲,三兩下已一絲不挂。

蕭芬芬與停屍台上的女孩子截然不同,女孩子嬌小幼嫩,玲珑浮突,蕭芬芬卻肥屍大只,健碩豐腴,不過就都是一樣的白哲。

蕭芬芬最可愛的地方,就是一身雪白的肌膚,李大鵬曾經每一寸都舔過。

不過現在箭在弦上,他第一時間就伸出手去摸她的那只毛茸茸的鮑魚刷。原來李大鵬的陽具,突然失去緊緊包裹著它的喉嚨,上下左右前後均無著落,竟有一份莫名的空虛感。

女人的陰戶沒有東西插進去,會覺得空虛,男的陽具沒有洞給它?進去,原來也會有空虛之感的!

難怪李大鵬急不及待。

但蕭芬芬卻好整以暇,一記推開他的手,遊目四顧,見到在靠牆有張空桌,就過去就往桌上一躺,翹起兩條肥肥白白的粉腿,向李大鵬勾勾手指道∶“過來,給我舔,舔出淫水來,才給你干┅┅”??李大鵬沒法,急忙跑過去,雙手擘開她的大腿,一只巴掌大的巨型毛穴,就纖毫畢露呈現在眼前。

他將浪密烏黑的雜草撥開,現露兩片異常肥厚的肉唇,翻開兩小塊豬肺葉,一條清晰可見的暗紅色桃花溪,乾乾澀澀散發著一股強烈的腥味。

李大鵬最喜歡嗅聞那股騷味,一嗅,胯下的玉莖就全翹起來。不過今晚有異,味兒不夠濃烈。

但他還是湊上鼻子索嗅,伸出舌頭去舐肥厚肉唇,舐那兩小片豬肺葉般的陰唇。

舌尖觸到肉蚌包裹著的珍珠,箫芬芬“喔”地低叫一聲,肥屍大只的身體也接連顫了幾下。

那粒陰珠有黃豆般大,李大鵬舐舔一會,含入口中,啓齒輕咬。

蕭芬芬“伊伊哦哦”,那粒珠瞬間脹大,竟似花生般一大粒!

李大鵬知道,她發情了,舌頭像小靈蛇一樣鑽遣乾澀的幽溪,舐撩含吮,乾溪頓時濕潤起來。不消片刻,淫水汨汨,那股腥騷味,也隨著變得濃郁如醇?,對他而言,不啻異香撲鼻。

李大鵬更加興奮,舌鑽手挖,啧啧嗅吮,蕭芬芬肥臀搖曳,喘息唬唬道∶“阿鵬,大鵬哥,癢死了,快,快上馬,狠狠抽,狠狠插,捅死我!死上加死┅┅”??李大鵬如奉綸音,直起身子,將她兩條肥壯的粉腿往肩上一扛,龜頭對準炮口大的紫牡丹芯蕊,一挺入洞!再一插,全根盡沒!

“哦!插死我了,舒服死了!”蕭芬芬媚眼如絲,桃花飛腮,??“阿鵬,我喜歡,我喜歡┅┅”??“嘿嘿!”李大鵬邊抽送邊笑道∶“我的肉棒兒雖醜,但實用。有人不識貨,焉知鬼咐舒服的呢!”??蕭芬芬聳腰拱臀迎合他的抽送,咧開嘴笑瞄眯道∶“我識貨,做人識貨,做鬼也識貨,快┅┅快插,用力┅┅真的好鬼舒服!”??李大鵬二話不說,狠狠打樁,記記著肉,越插越勁,越干越快,那根九寸開外的黑肉棍,拔出一大截,“滋”又送進去,“霹啪”作響,如影隨影。

蕭芬芬兩手緊緊抓住桌子邊,閉著雙眼哇嚎。

捅了大半個鍾,李大鵬又將她翻了個身,上半身俯伏在桌子上,雙腳著地,肥臀高高聳起。

李大鵬兩手勒住她的大腿根,從後插入,隔山取火。

這下,每次撞擊都碰到她的渾圓屁股,肉與肉的“啪啪”聲更響亮。

又捅了近半個鍾,蕭芬芬不停求著道∶“我死了,我死了!快┅┅給我,射在陰道處,給我精┅┅!”??李大鵬見狀,知道蕭芬芬已來了好幾次高潮,這下更推至巅峰,馬上就會崩潰,全身癱軟,兩眼反白,就氣籲籲道∶“好!好!我撒┅┅我撒!”??越加快速抽插。

陰莖更爲暴脹,熱流洶湧,眼看刹那間就會火山爆發,突然,李大鵬覺得攔腰給人抱住,一軀溫溫軟軟的身體貼到他赤裸的背上與屁股上。

他曳然停下一切動作。

“大鳥哥哥,別嘛,別撒嘛,留點給我,我也要┅┅!”??一個嬌滴滴就如銀钤清脆怕耳的聲音傳入耳中,是女孩子的嬌聲說話!

李大鵬大吃一驚,推開蕭芬芬,拿開環抱著他的一只玉手,轉過身來,赫然見是個一絲不挂的美少女,仍笑盈盈望著他。

“你┅┅?”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,他一根瞥見停屍台空空如也,那女屍┅┅活生生站在他跟前!

“你┅┅”他骛訝得說不出話來。

“哥┅┅,你剛才插了我好幾下,都沒有泄精,反倒把我捅醒了,”??她伸出雙手捧起他的巨大陰莖,“我要┅┅”??李大鵬簡直難以置信,但眼前分明是個會說話,面有血色的活少女!

“或許她原本就是假死,給我捅呀捅的捅醒過來,也有可能啊!”??他心中這麽想,伸手到她腿間,摸摸脹卜卜的水蜜桃,插進一只指頭,嘩!里面是暖暖的、濕潤潤的!

拔出手指,指上粘透明的愛液,塞進嘴巴嘗嘗,香噴噴。

這下,他可真樂壤了,扭頭對蕭芬芬說了一句∶“你先休息一下,耽會兒再繼續。”??抱起小嬌娃就跑到原先那張停屍台,將她輕輕放下。

玉體橫陳,白晰晶瑩,玲珑浮突,美得雞以形容!

他張開她的修長嫩腿,先一口含住小蜜桃,祗覺馨香軟綿,蜜汁四濺。

他跟蕭芬芬做愛,已經快到爆漿的邊緣,如今面對追個死過翻生的美豔少女,還按捺得住嗎?只是將她的水晶小蜜桃含吮須臾,他就急不及待翻身上馬,龜頭在桃源洞口磨了幾下,“滋”地插了進去。

“喔!”女孩子輕聲淺叫一聲∶“脹死了,哥哥,你┅┅溫柔點,我還是第一次,要輕點┅┅”她滿臉飛紅。

“我知,我知!”李大鵬緩緩地抽送起來。

美少女偎在他身上,婉轉承歡。

“死李大鵬,丟下我不管啦!”??蕭芬芬來到旁邊,柳眉倒豎,一跺腳說∶“我走了!”??李大鵬顧不得理她,也未說話,他只感到緊窄的陰道如鯉魚口,將他的龜頭含吮舐舔,他從未有過這樣舒服,激動,抽送也就快起來。

只抽送了百幾下,他已覺得火山熔岩沖到火山口,惰不自禁“哇”地叫了一聲,氣一松,精液飛射,陰莖“卜卜”地強烈搏動,陰道深處的子宮,也似張口來吸吮一般。

晔!這次的精液奇多,搏動了幾十下還未停息。

但就在這時,門钤聲大作,李大鵬嚇得跳起來┅┅??不對!是跳不起,女孩子的陰戶緊緊含吮著他的陰莖,龜頭還在“卜卜”地泄精!

他見到幾個同事推了一輛死人車過來,目睹他赤條條壓在一個赤裸裸女孩子身上,嘩然大嚷∶“大件事啦,李大鵬奸屍!”??他用力拱起屁股,想將陰莖拔出來,但居然拔不出,他惶恐地對同事嚷∶“幫幫忙吧!她不是屍,她是活人,她┅┅”??他說不了下面的話,他蓦然發覺,身下美少女冰冰冷冷,面色青白,乃是死屍,但陰道深處卻在吸精!

幾個同事嚷道∶“奸屍啊,奸屍啦!”驚恐地往外跑,慌忙中,竟將新推進死人車上的掩屍布給扯下來。

李大鵬赫然見到,那具女屍竟是蕭芬芬!

“哇┅┅”他頓時昏死過去┅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