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lula508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性爱强奸 » 夫妻奴(1)(重口0

夫妻奴(1)(重口0

【夫妻奴】第一章(重口)







在這個城市中,幾乎每個人都知道毛威。



毛威的財産比城里一半人加起來的還多,毛威玩過的女人比別人看到的還多。



十個白道官員,至少有六個人是和毛威沆瀣一氣,十個黑道混混,至少有九

個是毛威手下。



在這個城市中,你隨便走到哪里,腳下踩著的都可能是毛威的地盤,隨便看

到哪個女人,都可能是毛威玩過的。



我面前這個女人就是毛威玩過的,她是我的妻子,姚倩瑤。



她坐在梳妝台前,正對著鏡子精心打扮自己。



「你要出去嗎?」我問她。



她眼皮也不抬,「唔」了一聲,算是回答。



「出去干嘛?」



「你說呢?」她不屑的撇著嘴角,反問我。



「你……你又要去……去……」



「沒錯,我又要去找毛威。」她俏臉上忽然露出一種撩人的媚態,用挑釁的

口吻說:「毛威今晚又要玩你老婆了,你說,你老婆是不是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

的,取悅人家呢?」



「你……你……能不能……不要去……」我的聲音軟弱而又無力。



她嘴角的不屑愈發明顯:「瞧你那慫樣兒,連句囫囵話都說不出!」



「你……你不是說,她已經玩膩了你嗎……最近經常虐待你,還讓別人玩你,

你……你又何必自輕自賤……他那麽多女人,又不差你一個……我求求你,再不

要去找他了……」



「嘻嘻,你是在心疼我嗎?」她站起身,走到我面前,挑釁的說:「不找他

找你嗎?」



「老婆,我會陪著你,寵著你,你知道……我有多愛你……」



「愛頂個雞巴毛!」她輕蔑的嘲谑:「連人家毛威的雞巴毛都不頂,人家掉

下的雞巴毛,都比你的小雞巴厲害!」



我無語。



「我愛毛威的大雞巴,那麽粗,那麽大,那麽威猛,一想起來就流水兒!」

她臉上媚態更盛,仿佛已陶醉。



「可是……可是人家已經玩膩了你……」我呐呐的說。



她咬著嘴唇,乜斜著媚眼:「玩膩了又怎麽樣呢!我可以像最下賤的妓女一

樣侍候他,取悅他,我可以做他的性奴,像母狗一樣被他玩弄,他想怎樣玩就怎

樣玩,能夠這樣對他的女人恐怕不多吧。」



「你已經這樣對他,他還讓別人玩你!」



「那又怎麽樣呢,這說明他是我的主宰,我就像他的私有財産一樣,他可以

任意把我賞給他的手下,用我的身體宴請客人……」



她一邊說,一邊湊近我,用舌尖舔著我的耳根說:「知道最近這段時間,我

見他后第一件事是做什麽嗎?」



她呓語一般呢喃:「跪在他腳下,給他吹箫,舔他屁眼,他的屁眼好臭,經

常會有沒擦干淨的大便,但我卻像母狗一樣,給他舔得干干淨淨,我還讓他尿在

我嘴里,我咽下去……」



我嘶聲說道:「別說了,你這個騷貨!婊子!天生的騷母狗!」



「你才知道嗎?」她輕笑著:「我就是騷貨,就是婊子,就是天生的騷母狗,

我喜歡強勢的大雞巴男人,就像毛威一樣,我喜歡被他侮辱,被他虐待,被他主

宰……」



「求求你,別說了……」我痛楚的哀求。



她吃吃的笑著,依然在說:「你知道嗎,有時我會有意犯點小錯誤,惹他懲

罰我,就像上次一樣,他召集手下的小弟開會,讓我給他們沏茶,我沏茶時裝作

不小心,在他們面前放了一個響屁……知道他是怎樣懲罰我的嗎,他當場讓那些

小弟輪了我的屁眼,嘻嘻……」



「你……你……沒廉恥的蕩婦!唯恐男人不知道你有個騷屁眼,竟然當衆放

屁惹騷!」



「是呀,我就是蕩婦,我就是沒廉恥,我就是提醒他們,我有個騷屁眼…

…」她咬著我的耳朵,挑逗一般繼續低語:「其實,這是毛威最喜歡的,他玩女

人玩得太多了,口味越來越重,他不光用各種各樣,你做夢都想不到的法子玩我,

還喜歡讓我放屁,讓我在他面前展示一個女人最羞恥,最見不得人的東西,別看

他那天當著小弟的面大發雷霆,其實,他興奮著呢,嘻嘻……」



「變態!流氓!土匪!惡棍!你……你也不是什麽好東西!你們……你們

……奸夫淫婦!」我的聲音嘶啞而又痛楚。



「對呀,我們就是奸夫淫婦,可你是什麽呢?」她媚笑著:「你是懦夫,你

是天生的王八,毛威霸占了你老婆,你連屁都不敢放,現在,人家毛威把你老婆

最羞恥,最見不得人的屁都霸占了,你還是連屁都不敢放……」



她愈發風騷的媚笑著,繼續說:「人家毛威是黑社會老大,凶狠霸道,能呼

風喚雨,能一手遮天,人家天生就是干別人老婆的,你呢,除了多讀了幾本書,

你還有什麽呢?膽小懦弱,沒錢沒勢,平日里連響屁都不敢放一個,天生就是老

婆給別人干的!」



「求求你……別說了……」



「干嘛不說,你不是挺享受的嗎?」她的手妖媚的探到我胯下:「嘻嘻,小

雞巴翹笃笃的,真是天生的王八蛋,一聽到我說這些,就來勁兒!」



她隔褲子,妖媚的捏著我的小雞巴,同時妖媚的舔著我的耳朵:「你內心深

處對毛威怕得要死,別說人家干你老婆,就算人家要干你,你也會把屁股洗干淨,

乖乖撅起來給人家掰開,對嗎?」



內心深處最后一絲防線終于轟然坍塌,就像以前許多次一樣,我終于又一次

崩潰了。



「對……你說的對……你說的全對……我是懦夫……我是王八……我天生就

是老婆給別人干的……我連屁都不敢放……就讓毛威把我也干了吧……我給他吹

箫……我給他舔屁眼……我把屁股洗干淨……乖乖給他撅起來……給他掰開…

…就讓他把我也干了吧……」



我如同哀叫一般喊出了這番話,我的心里填滿了無法言訴的歡痛。



她站起身,鄙夷而又嘲谑的看著我:「人家毛威連女人都玩不過來,還有功

夫干你?」



她拎起包,媚笑著說:「我要去了,你在家打手槍吧,如果打手槍不過瘾,

就拿假雞巴自己干自己屁眼子!如果你運氣好,我回來時會夾著毛威的精液,給

你吃,嘻嘻……」



「老婆,求求你,你用假雞巴干我吧,就像以前一樣,你一邊給我說,毛威

怎樣玩你,一邊用假雞巴……」



「自己玩去!沒功夫搭理你!」



她極其風騷的扭著肥臀,走到玄關,換上一雙性感的乳白色高跟皮鞋,然后

做出一個前突后撅極盡挑逗的姿勢:「怎麽樣,性感嗎?」



她的上身穿著一件粉紅色小襯衫,下身是一條乳白色絲質長褲,短小窈窕的

襯衫包裹著呼之欲出的豐乳,又窄又緊的絲質長褲讓她的肥臀顯得更加肥美。



她真的很性感,不僅性感,而且風情萬種!



她摸著自己的屁股,極盡挑逗,極其響亮的拍了一巴掌,迷醉的呻吟著:

「威哥……毛爺……倩奴來了……你不是最喜歡倩奴的大屁股嗎……今夜……請

你盡情玩弄……盡情享用吧……」



她撅起的屁股,能看到屄縫部位已經有些許水痕,窄緊的絲質長褲,把飽滿

的肥屄勾勒得極爲生動,她顯然沒有穿內褲。



我的心里掠過一縷極其歡痛的酥麻,我不知道,毛威在這個夜晚,將會如何

玩弄我老婆,享用我老婆,我只知道,我的這個夜晚,注定難眠。



「倩瑤……你……你什麽時候回來……」



「誰知道呢,這事兒只有人家毛威說了才算,或許明天,或許后天,或許十

天半月都說不準!」



她扭著肥臀,挺著豐乳,極其風騷的給我抛了個媚眼,開門出去了。



「砰」的一聲,她帶上了門,高跟鞋性感的嘎達聲漸行漸遠,這一刻,我的

小雞巴無以複加的硬挺。



我痛楚的呻吟著,跪在了地上,我情不自禁的解開褲帶,把外褲內褲一齊脫

到膝彎。



我的光屁股情不自禁的聳撅了起來,雙手情不自禁的抓住兩瓣屁股,向兩邊

掰開,我痛楚的低下頭,痛楚的低聲哀叫了起來:「爺……毛爺……求求你把我

也干了吧……讓我和我老婆做你的夫妻奴吧……爺……求求你……我不敢和你爭

……不敢和你搶……求求你……就讓我們夫妻倆在你胯下團聚吧……」



哀叫聲中,我的前列腺極其歡痛的戰栗了起來,我的肛門極其歡痛的抽搐了

起來……

??